如果你想要和一个人制造羁绊,那就要承担流泪的风险。

有生之年

挺戳

速冻汤包:

- 现实向,不要上升真主






#1




王源推开KTV包厢的门,里面的噪音像热浪一样不由分说地淹没了他,他忍不住缩了缩肩膀。有人看见了他,他只好装作稔熟地和他们打招呼,摆几下手,算作情分。大人们在沙发的一侧帮他腾出了一块地方,王源乖乖地坐进去,继续听其他人鬼哭狼嚎。


 


一般这个时候,大人们就会夸他是个乖孩子。不说话的人,总是给人老实的错觉。王源的适应能力也许是一种天赋,你把他撒在半山腰,他就是株安逸的草,你把他扔上山顶,他会成为一粒坚韧的冰碴。而奇迹发生的时候,悬崖的石头缝子也能让他开花。哦,但可能得先有一只愿意飞上悬崖的鸟去播种。




王源去年年底决定来捡趴活,他家里就当是报了个兴趣班,还不用交钱。只可惜王源来得晚,不懂前辈们的烦恼。他还想着,不就是个兴趣班,何必那么苦大仇深,还真想出道不成?于是那些苦大仇深的前辈们一个个走了,他大老远跑来上课,总是发现少了几个孩子,又多了几个孩子。于是王源总是跟人群混不熟,大家high的时候,他附和着high,就跟吃火锅似的,别人涮了鸭肠,他就吃鸭肠。




在这个半生不熟的阶段里,别人把着麦,王源是断断不会去抢的。其他人脱了鞋站在沙发上又唱又跳,只有王源安安静静地坐着当背景板。哦对,还有王俊凯。




王源声乐课的好伙伴,王俊凯。此时他正歪着身子腻在沙发里,相熟的好友不在场,王俊凯显得有些无精打采。王源小心翼翼地侧着小脑袋看他,特别不放心,因为以前的王俊凯一直是个麦霸。他看见王俊凯正百无聊赖地盯着屏幕,肉肉的脸蛋上坠着疲惫,对一片鬼哭狼嚎无动于衷。




头一次见面的时候王俊凯正陷在人群里嘻嘻哈哈,王源和另一个小孩一起走过去跟他打招呼。王俊凯转过头来,眼睛鼻子都漂亮,笑得时候有两颗小虎牙,嗓音是一捧细腻的沙子。后来王源才知道他一直管自己叫小胖墩、招风耳。他以为王俊凯是忘记了他的名字,于是每次见到对方都会说,师哥好,我是王源。可王俊凯依旧喜欢叫他小胖墩,于是王源又觉得起外号是不是会显得亲近些,这么一想,便很草率地偷偷开心起来。




王俊凯翻唱了很多歌,几乎每一首都躺在王源的播放列表里。王源对王俊凯的欣赏从他捡趴活第一天就开始了,这份欣赏让他成为了关系中弱势的一方。王俊凯性子慢热,面无表情的时候要多一些。王源每天都在猜测,王俊凯是不是又不开心了。王俊凯说,我没有不开心啊。王源天真地说,你有啊。王俊凯说,你烦不烦,不要靠我这么近。




于是乖孩子王源就不靠他这么近了。比如现在,他们一个坐在沙发这头,一个坐在那头,中间夹杂着噪音,只有他们俩和安静依偎。王源收回脑袋,他觉得自己和王俊凯也不熟,担心都是没意义的,不如一起发呆。王俊凯的世界是王源向往的世界之一,另一个则是初中生的世界。但是王源忘记了王俊凯就是个初中生,所以活生生给自己整出了两个目标。




这时候,坐在王源身边的工作人员劝他上去唱首歌,王源缩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




那人不干,开始对着麦克风喊让王源唱歌。大人发了话,小孩儿就都跟着起哄,全都撺掇王源上去唱歌。王源有些窘迫,手掌抓着膝盖处的布料拧成了疙瘩。他抬头看了看,发现起哄的人群里还有一个王俊凯。王俊凯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沙发里直起了身,跟着大家一起围攻他,嘴巴也咧开了,虎牙重见天日了。王源想这歌是肯定要唱了。




“那就,看得最远的地方吧。”他说。




前奏响起来,王源把麦克风都捏出了汗。唱到第一句时,他的心跳就渐渐平静了,专注看歌词,什么技巧不技巧的都忘光了。殊不知他的嗓子是老天赏的,随便一开口就清亮地让聒噪都消失了,所有人不得不安静地听他唱歌,没人敢去调戏这个唱歌的王源。王源觉得这首歌的歌词写得真好,励志又感动,他也想要一个歌词里描述的“你”。




整首唱完了,王源就跟解放了一样,僵着的身体也放松了,腼腆地把麦克风还了回去。所有人都给他鼓掌,王源就在一片赞美声中逃回了自己的座位上,然后偷偷去看王俊凯。王俊凯没再歪进沙发里,他对着屏幕出神,密密麻麻生长出的躁动缠住了他。接着他站起来,又点了一遍《看得最远的地方》。




那个时候王源觉得,王俊凯一定是不服气了。过了两年,王源觉得,王俊凯也许是回应他呢。




 


后来王源通过一把好嗓子走进了初中生的世界,初中生的名字是王俊凯。




他们合唱了不少歌,有几首甚至人气颇高,连恶毒的网友嘴里都难得吐出了象牙。王俊凯高兴坏了,有种苦尽甘来的甜蜜,拉着王源一起看评论。这些好评不是给他,也不是给他,而是给他们,只属于他们,所以王俊凯必须要和王源一起分享。王源在夏秋后终于开通了微博,王俊凯频繁地@他,而王源根本不上微博,他正忙着打腾讯游戏呢。




他们在小小的练习室里迅速熟络了起来。王源和小孩儿们混熟了,终于现了原形,成天上蹿下跳。王俊凯坐在一旁极富耐心地看着00后胡闹,等他看够了,就冲王源招招手,叫他的名字。王源听见了,也不管闹出了什么烂摊子,一定会跑回王俊凯身边坐着。即使是玩手机,也要紧挨着才行。




“王源,你看她们又说咱俩是一对。”王俊凯看着手机说。




王源一抬下巴,搂住了王俊凯的肩膀:“老婆,今晚吃撒子呦。”




“你有病吧,你才是老婆!”




“我是老公!”




“我才是老公,你是老婆!”




王源撇撇嘴:“好吧,你是老公。”




王俊凯满意地哼了一声,继续玩起手机。王源把脑袋凑过去看着他玩,两条腿在空中晃悠。王源瘦得极快,曾经的小胖墩成为了永远的曾经,他现在比王俊凯还要瘦。王源瘦小的身体贴着王俊凯,配合着晃动的腿若即若离,王俊凯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他身上。王俊凯心痒痒,又佯装着玩了一会手机,然后忽然转过身对着王源的腰腹挠了起来。




王源被攻击得措手不及,来不及逃命,很快就被王俊凯压在了沙发上欺负。他一边笑一边伸出手去挡,也是螳臂当车。王俊凯甚至骑在了他身上,挠完了腰侧,又去挠肚皮,王源咯咯得笑,阻挡的时候手指纠缠在了一起。




那个时候他们有了点名气,渐渐的有一些小媒体来采访他们。记者姐姐叫走了王俊凯,解救了王源。王源还躺在沙发上没有起来,呼呼地小声喘着气,嘴角却还衔着笑。另一位记者凑过来问他,王俊凯这样欺负你你不生气呀?




王源痛快地摇了摇头。过了会补上一句:“他没有欺负我。”




“那你跟谁玩得最好呀?”




“跟小凯。”




“比学校里的同学关系还好吗?”




王源认真地想了想,依然用奶奶的声音答道:“嗯。”




 


 


#2




王源没想到他们真的出道了。




他生命中大把的时间开始耗在了公司里,平凡无奇的白桌子成了小孩们写作业的地方,大家在嬉笑打闹中做着数学题。写完了作业,就看剧本背台词,等着拍短剧。简陋的剧本里王源挑大梁,不厚的本子里一半都是他的台词。他倒是养成了跟自己拼命的性子,一个人靠在墙上默默无声地背,设了个结界把自己框在了里面。




过了会儿,门口有了一阵小小的骚动,王源不用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,是karry学长来了。他低着头,心里却在数着王俊凯的脚步,一下一下,离自己越来越近。他头上可能是坠了石块,就是不肯抬头去看王俊凯。椅子那么多,王俊凯只拣王源身边的坐。他一坐下来,王源的小结界就惊慌失措地碎了一地。




“王源儿。”




王俊凯的小指上可能栓了根红线,另一头正缠在王源的心上。于是他只需动动手指,就能让王源的小世界地动山摇。再过一个暑假,王俊凯就是高中生了。他的个子拔高了,声音发育了,细细的沙子里掺了磁力,压低嗓子说话的时候,王源会觉得耳热。他缴械投降,抬起头对上王俊凯的桃花眼,“干嘛。”




王俊凯不说话了,就看着王源意味不明地笑。王源以为他在玩什么游戏,也许是谁先移开目光谁就输了。于是他即使慌张得坐立难安,也逼迫着自己不要逃避王俊凯的眼睛。过了一会儿,王俊凯笑出了声。他摸了一把王源的头发,小声说:“笨。”




王源越来越不懂王俊凯了。对方的眼神、说话的语调、对他的态度,汇合起来是个大谜团。就像神秘的karry学长,偶尔耍赖,偶尔傲娇,偶尔温柔体贴,光靠剧本上那几句台词,王源根本看不透。他自我安慰了一番,他们是正直的好兄弟,是那种会给你系鞋带的好兄弟。其他的什么都不是。




王俊凯一边背台词一边用余光盯着王源。王源放下了剧本,正拿着手机认真地打字。手机屏幕照亮了他的小脸,王俊凯不知道他在干什么。王俊凯无法容忍对王源的任何未知,于是他粗暴地把手机抢了过来。他一看手机里显示的姓名和说话方式,就知道信号那头是个女生。




“还敢跟女生聊天?王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已经出道了?”




王俊凯咄咄逼人,捏着王源的手机像捏着一把罪名,劈头盖脸冲王源招呼过去。他不知道自己的语气有多凶,王源莫名其妙地被他骂了,又生气又难过,皱起的眉毛中间都堆起了委屈。




“她是我同学,在问我作业呢……诶你干嘛!”




“拉黑了。”王俊凯冷着脸把手机还给了王源,继续背着剧本。




王源要被王俊凯气死了,他差点红了眼眶,却只得硬生生地伪装起来。他不知道怎么对王俊凯发火,只好拿起了剧本忍气吞声。如果可以,他很想拍桌子跳起来,离开王俊凯身边。可他已经被王俊凯困在墙根,丝毫不能耍帅,只得背过身子不理王俊凯。




王俊凯很快就气消了。他转过头看向王源,只见小孩儿正对着墙缩在椅子上,留给他一条瘦瘦的脊背,突起的肩胛骨承载了他所有的不高兴。王俊凯心软了,又拿起王源的手机把那女生从小黑屋里放了出来。他上手捏了捏王源的脖子,说:“源源我错了,你看我给你调回来了。”




王源对王俊凯总是太过容易妥协,王俊凯一哄他,他的肩膀立刻就软化了。王俊凯揉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扳进怀里,只为了跟他耳语。




“我请你吃八喜。”




 


王俊凯喜欢拍短剧,他喜欢的事情,王源都会陪他去干。王俊凯教会了他如何做梦,把自己的梦想分一半给他,于是一个人攀爬就变得很没意思,一个人支撑不起完整的梦想。王源取得每一份进步,王俊凯都会比当事人更加开心。既是前进的方向,又是后退的归宿,他们在追梦的道路上都变得离不开对方了。




王俊凯第一个想起的人,永远是王源。他在学校里捡到了好看的蝴蝶结头花,就会想象一番王源带上的模样。然后他把那个小巧的蝴蝶结揣进兜里,在手心里攥了一路,像攥着一个他不想被人发现的秘密。直到站在王源面前,他才敢拿出来曝光,想要在王源的头发上试一试。




休息室里只有他们两个人,王源抵抗失败,被王俊凯摁在沙发上别了那朵蝴蝶结。他白白嫩嫩的,眼睛也长得俏丽,配上蝴蝶结有点像洋娃娃。在王俊凯眼里,王源什么样子都是好看的,对方仰躺着带着蝴蝶结看着他,把王俊凯看呆了。王源被他盯得很不好意思,脸上也带了红,嘴唇抿起来小心翼翼地呼吸着。




他有时候会想王俊凯是不是想要一个妹妹,这个认知让他有点不是滋味。他这么想着,就问了出来:“小凯,你想要妹妹吗?”




王俊凯一愣,摇摇头道:“不想。”




“那你干嘛给我带这个。”王源把头上的蝴蝶结拿了下来。




“我……”王俊凯语塞了。但他还是压着王源,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。




王源难受地推了他一把:“你快起来……”




王俊凯被王源问得心慌,他害怕被看出些什么,索性又使出了他的挠痒痒大法。两个人嘻嘻哈哈地折腾了一阵,只有王源的衣服和头发都乱了。他躺在沙发上,一边喘气一边对着王俊凯软软地笑,王俊凯撑着胳膊俯视着他的脸,呆呆地维持着这个姿势。王源渐渐收起了笑容,耳朵红了一片,眼皮和睫毛都跟着扇动,在王俊凯心上煽风点火。




屋子里很安静,只剩下轻微的喘息声,以及心电的躁动声。




王源依旧躺在王俊凯身下,却不敢再去看王俊凯的眼睛。他有一种不可言说的预感。




 


 


#3




预感应验了,王源的心思用对了地方。他在初一下学期早恋了,早恋的对象是王俊凯。确定关系以后他们腻得不行,没外人的时候,王俊凯总要抱着他亲亲啃啃。即使是吃个饭玩个手机,王俊凯也愿意让王源坐在自己的腿上。




王源对王俊凯的接触已经处变不惊。王俊凯忽然缠上来的手和嘴唇,王源都顺从地回应着,然后行云流水般地滚进王俊凯怀里。王俊凯霸道,占有欲强,王源不能逃脱他的手掌心。王源和外人多说了几句话,王俊凯总要把他捞回来,抱着不撒手,甚至是热情过头的粉丝都会遭到王俊凯的眼刀。王源吃什么,穿什么,和什么人接触,王俊凯都要管。




王源在王俊凯的看管下长大了,从男孩变成了少年,他的性子也发生了逆转。从前那个对王俊凯言听计从的王源要脱胎换骨了,然而王俊凯并没有发觉。他能发觉的只有王源变得不听话了,于是接踵而来的便是更加过火的管束。




几次小吵终于积累成了大吵。那一次王俊凯踹翻了椅子,王源冷冷地瞥他一眼,摔上了门。




王源闷在屋子里,盘算着再也不和王俊凯说一句话。他的决心下得天雷勾地火,毫无回旋余地,简直老死不相往来。然后他把所有社交平台上的王俊凯全部拉黑,好像这能证明他的决心一般。他做完这一切,安心地睡觉了。




然而无论当初的决心多么掷地有声,王源还是转脸就抛到了脑后。他跟在王俊凯身侧,像往常一样和对方搭话。结果王俊凯不领情,甩过来一盒牛奶,还是一言不发,甚至加快了步子。王源拿着那盒牛奶,愣了半响,骂道:“王俊凯你是不是有病。”




王俊凯转过身,也骂道:“你他妈为什么拉黑我!”




王源被他的态度惹毛了,将那盒牛奶朝王俊凯砸了过去。牛奶摔在地上,漏了一地。王俊凯看着洒出来的一地牛奶,戴上口罩直接走人。




后来王源又琢磨了一番,也觉得自己扔过去的那盒牛奶不太厚道。于是他半夜去敲王俊凯的门,王俊凯也没睡,打开门看见是他,愣了几秒。




王源本来想道个歉,可是在王俊凯面前却一个字憋不出来。然而王俊凯没那么多耐心,他忽然把王源抱进了怀里,也是憋不出一个字。两个人就这么抱着,用肢体语言交流,彼此都在心里舔舐着伤口,偷偷地哭。




只是他们稀里糊涂地和好了,并不知道吵架的原因是什么。所以他们腻歪了一段日子,就又吵了起来。这一次他们没有摔东西,王源疲惫地窝在椅子里,沉默地玩着手机。王俊凯黑着一张脸和别人聊天,声音故意拔高,两个人就在不大的房间里明枪暗箭,遍体鳞伤。




王源瘦削得像筷子,吃饭只能吃二分之一,闲暇时就狂塞膨化食品,薯片一袋接一袋。他那双漂亮的眼睛下面一直挂着黑眼圈,放佛融进了他的身体里,怎么消也消不掉。他又一次抱着薯片嚼,一边吃一边看动画片。王俊凯忽然走过来,一把夺走了他的薯片。




“吃饭去。”王俊凯的薄嘴唇血色全无。




王源没说话,去抢他手里的零食袋子。




王俊凯的声音软下来,疲惫又温柔,沙哑着求他:“王源儿,听话,吃饭好不好,你看看你瘦成什么样。”




王源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。




两败俱伤,死无全尸,大概是对这场战争的最好总结。外表看上去都那么的光鲜亮丽,可是心里面全是结了痂的伤口。他们都是对方心上一根柔软的倒刺,向内生长,拔不出来,倒刺消失的时候,就是它融进血液的时候。于是他们谁也离不开谁,离开了就是撕心裂肺的煎熬,血肉分离的痛苦。




之后他们继续接着通告,王俊凯梳了个狼奔头走红毯,潇潇洒洒,将一切的一切展现给闪光灯。休息室里,王俊凯问他,我帅不帅?王源认真地端详了一会儿,答道:“还行吧,没我帅。”




王俊凯笑着搂过他的腰,让他坐在自己身上。




“对对你最帅。”




王源满意地哼了一声,抱住他的脖子,在他光亮的额头上亲了一口。




 


 


#4




从外地回到重庆,王源到了家就想吃好的。重庆的天气也许是与众不同的,身在其中就总是贪玩又贪吃,舌头分泌出香甜的津液,王源没有饥肠辘辘,但是却馋得不行。他小跑了几步,和拿钱的人说:“我想吃烧烤。”




他的请求被拒绝了,但是他并不着急,因为拿钱的人还有一个王俊凯。他凑过去,道:“哥,我想吃烧烤。”




“怎么又吃啊。”




“想吃啊,之前在外地都吃不到啊,馋死我了。”如果可以王源几乎能把整个身子都挂在王俊凯的胳膊上,缠着他撒娇。




王俊凯宠他,没几下就妥协了:“行行行,你上去等我。还是点以前那些吗?”




王源猛点头,末了还夸上一句:“就知道你对我最好!”




“废话。”王俊凯掐了一把他的脸,拿着钱包去买烧烤了。




王俊凯爱听什么话,对什么行为最没辙,王源心里明镜似的。他们度过了磨合期,相处起来就像呼吸一样自然,偶尔吵个架,在外人看来更像是在调情。王俊凯骨子里的霸道和偏执被王源包容进了自己的湖水中,于是这副倔强的性子也跟着变得柔和了起来。两个人完完全全融在一块,即使强制分离,那也是带着对方的气味的,不纯粹。




过了会儿,王俊凯提着烧烤回来了。他不贪吃,对美食没什么执念,可王源却总是不好意思吃独食。他每次都会举着签子伸到王俊凯嘴边,让王俊凯就着他手里的咬一口,他再接着吃。他吃得满嘴油光,王俊凯拿了张纸给他擦嘴,擦干净后亲了一下。




处女座事儿多还喜欢叨逼叨,他嫌王源指甲长了,就偏要帮他剪掉。王源单手玩手机,另一只手伸着让王俊凯剪指甲。王俊凯干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很认真,他捏着王源的手指头,仔仔细细地剪出一个弧度,最后再用锉刀磨得平滑。




他可能是剪上瘾了,又要去剪王源的脚指甲。王源不乐意,他就握住对方的脚踝拽过来,说:“你再不剪就要把我给你买的袜子戳破了。”




王源撇撇嘴,嘴里念叨着嘿烦,但还是乖乖地移过去,后背靠上了王俊凯的胸膛。王俊凯从后面圈住他,一只手握着他的脚掌,一只手拿着指甲刀,专心致志地修剪起来。




王源窝在王俊凯怀里,舒服得打了个哈欠。他半调子地哼起了歌:“赤道的边境万里无云天很清。”




王俊凯接道:“爱你的事情说了千遍有回音。”




“岸边的……嘶!”王源忽然缩了一下身子。




“你不要动啊,一动就剪到肉了。”




王源乖乖地一动不动,头枕在王俊凯的肩膀上。沉默了一会儿,他说:“王俊凯,我们好久没唱歌了。”




“我们不是一直都在唱吗。”




“我是说,我们。”




王俊凯没说话。他把下巴搭在王源的肩头,聚精会神地剪了会儿指甲后,才开口:“放心,我们肯定要一起唱歌的。”




王源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。




“我们要好好唱歌。”王俊凯重复了一遍。




王源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


 


没过几天,他们俩真的去广场上搭台唱歌了。王源心情很好,他记得他们第一次在这里唱歌的时候,王俊凯还不是他生命里必不可少的存在。那时候他紧张得手心冒汗,敲打在琴键上的手指都是颤抖的,他无所是从,只得慌张地去看王俊凯。




王俊凯站在前面,小小的身体上挂了一把大吉他。他忽然回过头冲王源笑了笑,露出了两颗虎牙,问他紧张吗。




王源也笑了起来,说,不紧张。




从那以后,王源每一个紧张到肠胃不适的场合上,都有王俊凯的陪伴。上台前,王俊凯握着他的手,问他紧张吗。王源都会深吸口气,说不紧张。然后他就真的不紧张了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


不一样的歌,不一样的观众,只有他们俩是跟从前一样的。




王俊凯转过头,他的小朋友正乖乖地站在他身侧,低着头专心地摁着琴键。干净的白衬衣,软软的头发,漂亮的脸部线条。每当王俊凯转过头时,他都在那里。王俊凯的眼眶里有了酸痛,如果这些酸痛从眼睛里流出来,也许会烫坏了他的吉他。可是他一点都不在乎,比他的一切更重要的,是他的王源。




王俊凯开嗓唱出第一个音,王源放佛听到了巨大的共鸣声。振聋发聩,他也快要流出眼泪来了。




与王俊凯走过的路,占尽了他所有的有生之年。




 


fin



评论
热度(4691)

© 相公 | Powered by LOFTER